警號226435,這個代號會不會讓你腦中閃現出《無間道》里那嚴峻冷酷的卧底陳永仁,和他那矯健迅捷的身手?
  在屏幕之外的重慶,真實上演了比電影更震撼人心的橋段:獨臂刑警陳冰拖著當時幾乎無法借力的右腿,失衡狀態下走了33層樓梯,發現了隱匿在牆角的血跡,一起無從釐清犯罪嫌疑人去向的命案成功告破。
  對於一名大腿動脈斷裂、大片肌肉和神經消失的人來說,告別輪椅已屬不易,成功勘案簡直堪稱奇跡——更不用說他被電擊後,手掌的皮和肉瞬間消失,只剩骨頭,手臂完全炭化。
  這就是警號226435、從事刑事技術勘查的民警陳冰。他的故事不是電影,他只是和電影主角梁朝偉一樣清秀、沉靜,一樣有陽光、迷人的笑容。
  他拿著跟同事的合影,左看右看,故作苦惱:“我說哪兒不對勁呢,原來少了條胳膊。”逗得同事們哈哈大笑。
  傷殘的霧霾如同遇到大風一般,輕鬆散盡,陳冰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他怎麼就能沒陷入遭受巨大擊打後的低谷呢?說到這個,80後的陳冰對著90後的我們輕描淡寫:“我們說說星座吧!我是巨蟹座,不是那麼死心眼兒。”他頓了頓,反問到:“除了生和死,別的都是小事,哪有那麼多過不去的坎兒?”
  80後的他甚至對很多90後無法面對失戀感到不解:“沒有那麼多的痛不欲生。”
  他受傷後,母親以淚洗面,“恨不得走在街上時被車撞死”。受傷的兒子笑著安慰沒受傷的媽媽:“沒事,命還在,我想吃你煮的飯了。”
  重度燒傷的病友絕望得鬧絕食,他安慰他,拉著他一起做康復訓練,病友開始吃飯了。
  “如果我這次把臉燒壞了,可能就真的挺不過來了。”他給自己找到了活下去、好好活的理由,“右腿也保住了,右手截肢的針眼也縫得很好看,你看看,很對稱是吧?”
  他身材勻稱得曾被廣告公司邀請為平面模特,而今,他連游泳的機會都永遠喪失了,他並不沮喪:“我以前不是游過泳嗎?不是拍過廣告嗎?”
  “既然已經發生了,改變不了,就得去適應不是?”他笑著說,仿佛殘疾是別人的事情,“人有時要學會往下看,有那麼多比自己情況更糟糕的人,還有什麼理由自暴自棄呢?我的腿原本極可能保不住,現在沒有截肢,還能走路,我並沒有落入最糟糕的境地,我應該慶幸才是。”
  笑哈哈的他迷上了韓劇《繼承者們》,手機里存滿了該劇的原聲音樂和主題曲,他還選擇其中之一作為手機鈴聲,並不斷更新。手機殼上,小維尼熊特別有愛。
  笑哈哈的他時常調侃自己要永遠19歲,“因為20以後就老了”。他常在微信上發一些“潮”的照片,比如網購到的鞋幫上帶有小翅膀的運動鞋、最新版的牛仔褲、黑貓警長的襯衫等。
  笑哈哈的他獨住的家裡壁柜上,堆滿了各種卡通樣式的布偶和娃娃,床頭有被彩燈環繞的許願瓶和棒球帽。整個房間乾凈得讓記者懷疑是為了採訪而做了假。
  為了不影響自己“笑哈哈”的心情,他選擇離開父母單過。因為他發現,父母看到他用左手吃飯、用牙咬著系鞋帶、洗澡時搓背需要靠著牆壁磨蹭時,總會情不自禁地流淚。這讓他笑不出來。
  受傷後,他不改潮人本色,快樂地感受著生活中美好的那一面。“至於痛苦的一面,就留給被電擊當時吧”——他就像一面鏡子,照出了生命的力量。
  這種力量,他同辦公室的方偉華曾經見證:“他從來沒有情緒很低落的時候,反正我是從來沒有看到過。”
  這種力量,被他的徒弟用另一種方式佐證,“哈哈,他是我們的開心果呢!現在還是。以後?肯定是噻,你看他那笑嘻嘻的樣子!”
  這種力量,讓我知道了青春應有的張力。交談時,我告訴他,煩惱讓很多年輕人找不到快樂的理由,他依舊笑著說:“陳老師都這樣了,你還有什麼理由抱怨呢?”
  這種力量,消除了對命運的抱怨和對金錢的貪念,“有些意外註定無法避免,我不怨恨任何人。”他說,“至於錢,我已經從事故中得到了經濟補償,已經扯平了,現在我只想和健全人一樣生活和工作,憑自己的知識和腦子——而不是別人的施捨和優待——去獲得自己應得的。我憑什麼要求額外補助的錢?為什麼要去博得別人的同情?又為什麼要接受特殊照顧?不,我不要這些。”  (原標題:青春哪有那麼多過不去的坎兒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kc31kcsuj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